枇杷未青

一只安全无毒可食用枇杷精~
和平爱好者。
提供点梗服务,约文随意,价格便宜

无羡倒计时——穷目篇(一)

终于写到了我一直很期待的穷目篇!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不曾登上一层楼,何谈欲穷千里目。”

•一个没有魏无羡的世界。

•射日之征转变为持久战,百家耗尽钱粮。

•玄武洞蓝忘机重伤不愈。

•江家灭门,留江澄和江厌离振兴江家。

•前期虐文警告,后期HE

•不怼江,cp仅官配

以上.

——————————————————

“嗤。”

蓝曦臣眼睁睁看着方才还空无一物的面前出现了一簇火光。

那火光闪烁着蓝色的光,在白灰色的背景布中跳着令人恐惧的舞蹈,像现在似乎正在逼近的未知。

有方才的教训,众人不敢出声,但也不敢上前。就这么愣愣的与这空荡荡的世界中唯一的一点光对持着。

聂怀桑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个空间里一直没有明显的光源,那为什么他们视人无碍?

聂怀桑向四周打量一圈,只看见了,那团不知道是什么的火焰在那里孤零零的燃烧。

须弥,那火光似是不耐烦了,上下抖了抖。

众人也跟着一起抖了抖,抖的比那火团还厉害。

“嗤~”

又是一声,火团的前方(其实说前方并不准确,因为这个空间里没有任何判断前后的方法)又出现了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火团。

“嗤”

“嗤”

“嗤”

……

一簇又一簇的火光陆续亮起,照出了一条铺满鹅卵石的路。似乎还照亮了一些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的东西,像是画轴。聂怀桑这才明白,原来这个空间是有光照不到的地方的,再看看现在自己所用来看东西的光,好像是那些似乎离他无穷远,又仿佛就在眼前的、灰白色的墙壁上发出来的。

“这是……像让我我们,顺着它走?”

人群中有人出声道。

此话一出,在他周围的人“哗啦啦”全都散开了,似乎是对自己身边有这样的人而感到震惊和后怕。

看到其他人向他投来的目光中透露出的惊恐,那个人缩了缩脑袋,声音越来越小:“我也只是说说……”

在现在这个世界上,随波逐流就是最好的自保之策。

聂明玦却出声道:“不。你没错。”

蓝曦臣附和着点点头,沉思半晌道:“现在,想跟我们一起去前面探路的站到我身边来;想继续留在这里的,站在怀桑那里。”

聂怀桑本来摇头晃脑的想要站到蓝曦臣身边,听此话立马就不乐意了,不可置信道:“曦臣哥哥,我要跟你和大哥一起去!”

蓝曦臣张了张嘴,一抿唇,道:“怀桑,你先留在这里看管选择留下来的修士。一会我和明玦兄确认的没有危险就回来叫你。”

前方的道路尚且未知,也许遍布荆棘,也也许畅通无阻。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所有人都去涉险。一旦出了什么意外,哭都没地方哭去。

聂怀桑心知是怕他出什么意外,还想再反驳,却想起方才蓝曦臣说的一句话——“留在这里看管选择留下来的修士。”

最终还是道:“……好。”但还未等蓝曦臣将胸中的那口气吐出来,又道:“但你一定要回来找我。”

蓝曦臣看着聂怀桑,从他的眼里读出了一种孩童般的执呦。

许久,他点点头,道:“好。”

没有人打断他们,此刻所有人都在享受这一刻的安宁与美好。

前方是迷雾漫漫,路上不知道是荆棘还是希望。

蓝曦臣忽然回头,凝视着与火花完全相反的方向。似乎是冥冥之中在与谁对视。

聂明玦看他,道:“怎么了?”

蓝曦臣摇摇头:“无事。”

江澄眼中似乎闪过了些什么东西,他高喝一声:“走!”

像极了每次冲锋陷阵,眉宇间透着冷冽。

走。

——————————————————

如题,穷目。

其实这个穷目篇我早有预谋,它的原名是“欲穷千里目”。可谓相当之简单粗暴。不过他们两个讲的时候东西是几乎完全不同的。

原来我那个胎死腹中的“穷目”想要怎么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个“穷目”。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百家不会只看他们本来所能得到的或失去的。我的目的是要把他们的思想彻底掰正,单看那个没有用。

所以尽管这篇文我预谋许久,也没办法快速把它写完,因为,按原设想来的话,会涉及到许多历史知识,这是我自己所写不出来的。

所以啦,喜欢我这类文的同志们可以去看镜子了,这个文不到假期我是不可能大更的。

以上.






搞点阴间玩意。

“永远纪念,阿竺。”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hhh╯∀╰

不留名好像这么说也没毛病,毕竟阿竺的确是死了好久了。

有用模板,见水印。

拖了好久才终于画好的无偿

@殤、菿茈偽祉

cm被翅膀遮住了所以就给它单独拎出来了(?)

头发有点自由发挥了介意的话抱歉我再改(但还是得等…)

新设来袭!

阿竺,是阿箐亲情向梦女。

咱就是讲,没学过画画的孩子是不是只能画成这样了……

此山有灵

记一个脑洞:

云深不知处山灵机×乱葬岗山灵羡

大概就是这样?

嗯……蓝大江澄什么的都还活着。

就这样

不怼江。

有人看就写。

蓝浔的首次出场!

剧情是和半次元上亲友的联动哈哈哈。

脱离模板画画(✓)

(这个画质有点糊是因为想要融入背景所以特地整的高斯!)

谈感受

@最喜欢吃糖 @人非草木 想问问你们对镜里和无羡倒计时的感受。

因为其实这两个我都有很仔细很认真的去写,故事框架,世界设定,我都有好好去想。而且这两个文给我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

就像无羡倒计时,我想写出仙门百家那种在夹缝中渴望得到生存的、拼命去奋斗的挣扎(而且其实我有很多脑洞都是想写出类似的这种)

而镜里我却是想写出那种,是对自身所处的世界以及自身存在的意义的探究,是想去探寻自己做的到底正错与否。

想问问你们的感受。

无羡倒计时(四)

@识晏 我们下周三月考……(哭)

•一个没有魏无羡的世界。

•射日之征转变为持久战,百家耗尽钱粮。

•玄武洞蓝忘机重伤不愈。

•江家灭门,留江澄和江厌离振兴江家。

•前期虐文警告,后期HE

•不怼江,cp仅官配

以上.

————————————

蓝曦臣心中一惊。

如果所有人都无法出声,那他刚才,又是怎么能说话的?!

进而言之,如果所有人都不能说话,那他刚才既然说出了声,会不会有人认为他就是这一切的主谋?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蓝曦臣感觉方才还围在他身边的修士都往后退了一点。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蓝曦臣的肩膀上。

紧接着,聂明玦那深厚低沉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世界里像水一般蔓延开来,带着让人安心的意味。

“我也能出声,这件事,跟曦臣没有关系。你们之所以会发不出声音,应该是他人为之。”

人群中,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探了出来:“那个……赤峰尊,泽芜君,我们也能说话……”

一石惊起千层浪,陆陆续续的,又有声音传来。

“我们也是……”

“我也可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问的好。

蓝曦臣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尝试着从这些人中找出共同点,可现下仍能说话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品德高尚之人,也有偷奸耍滑之辈。一言蔽之,毫无规律。

聂怀桑歪头想了半天,突然很激动的样子,比比划划的想要说些什么。蓝曦臣见状把手递了过去让他像刚才那样在他手上写字。

聂怀桑十分激动,手速飞快,蓝曦臣有些艰难的辨别这他龙飞凤舞的字迹,突然恍然大悟。

“你们之前,是不是没有哭?”

蓝曦臣已经说的很委婉了,不然,就刚才的声音来讲,绝对不仅仅是哭,应该说,是大吵大闹、哭爹喊娘。

那些还能出声的人也明白过来,赶忙点点头,道:“方才,我等确实是没有,这么做。”

聂明玦道:“那便清楚了,所以怀桑也无法出声了。”

蓝曦臣点点头:“应是如此。”

起因以了,却没有人露出放松的神色。

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说话?

是一时半刻?一年半载?还是……一辈子?

思及此处,有人又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聂怀桑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在这一方世界里荡起了回音。

“我又能说话了!”

“我又能说话了——!”

“我又能说话了————!”

这一句话,在沉默的人海里像是丢进了一个火星,噼啪炸响。

蓝曦臣惊愕道:“怀桑?!”

聂怀桑脸上还带着的那种重新找回声音的喜悦停泻在了脸上,混杂着自己也没能察觉到的吃惊。

“曦臣哥哥……”聂怀桑脸上混杂着迷茫:“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一直沉默着的江澄发话道:“也许是因为聂二公子方才并未大声吵闹,所以很快就恢复了。”

聂怀桑没有因为江澄为他解了围而出声道谢,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样一个宛如行尸走肉的昔日同窗。准确来说,从江厌离死在了温家人的身下时,江澄便一直以沉默面对所有人,只有在血气弥漫了天上的太阳时才会在他的眼里发现一点对这耀眼的灼日的憎恨。

许久,聂怀桑才艰难道:“也许……是这样吧。”

无言。

————————————————

我本来以为能写到忘机的……我太高估自己了。

是我写的太细了还是怎么着,为什么这点破事都能写一章。。

师姐死了,没错,而且死的非常凄惨。可以猜出来的。

还有江澄现在是处于一种对外封闭的状态,因为这个世界里没有羡,所以澄小时候的生长环境是跟原著完全不同的,因此会造成一些性格上的差异。

以及,聂导之所以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江澄,可以用初一语文书里的一句话,就是一个幸运者对不幸者的愧怍。只能说类似吧,不完全准确,但大概就是这样。

@识晏 我们亲爱的韩老师,她给我们留了33页练习册(微笑)




一稿未平,一稿又起(双手合十)

还是蓝浔,最近觉得阿浔格外的香。